不一樣新聞106年7月號226期    
  不一樣生活  
  美女作家用散文愛台灣  
  前期推薦文章  
 

學術研究交流放緩-陸客不來暗流不斷

觀光業開了另一扇窗-來台國際旅客倍數長

國際父親節刷存在感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6年7月號226期 / 不一樣生活
美女作家用散文愛台灣   報導/陳晶芬

 

她愛台灣的方式很不一般,怎麼說呢?她的愛台灣,不止於流連那些充滿驚喜的舊建築物或品嚐古早味食物,而是將她從小到大,成長過程中的記憶片斷編綴成一篇篇紙上靜謐躺著,但字字句句卻舞動思緒,牽引人回憶過去的散文,一篇篇不說話卻招手的回憶,洋溢了台灣各角落逐漸不為人注意的美麗。

 

表面上談的都是花花世界,還有其中活動的各種人事物,可是,帶出的卻是不同於現代的生活風貌,儘管那都是陪著兒時記憶一起長大的老故事,已經是昨夜星辰昨夜風了,但卻是心頭永遠的最愛。

 

 

深愛文化遺產  古早味台灣最可愛

 

徐禎苓說,她愛老台灣,為了再看一眼老台灣,她常常選擇出走,而幸運地,她總能透過體內那沉默的老靈魂,與現代化的城市對話,就像面對那午後躲在街道一隅的日治時期建物,就常打動她善感的心,讓她驛動不已。

 

她表示,日治時期的她還沒有出生,但是,她很喜歡後日治時期充滿古早風味的純樸臺灣。這是一種單純的風貌,沒有過多色彩渲染,也無過膩的商業包裝元素,就如她的喜歡:單純而直接。

 

 尚在象牙塔打轉的她,因為最近進修日文課,日文老師請同學到鴻儒堂買本日文用書。這是一間創立於1936年的日本書店,開創期間規模宏大,原本開設在重慶南路上。

 

感嘆時光冉冉  書店街盛況不再

 

「提起重慶南路,殆無疑義,過去絕對是臺北市最大書店街和文化地標。隨著互聯網時代的來臨,連鎖書店的興起和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重慶南路一帶的書店也跟著形勢的改變,日漸趨向沒落和關閉,一眼望過去,能夠存活下來的已沒幾家,真的好凋零,真令人感慨!鴻儒堂也是面臨一樣殘酷的淘汰命運,於2016年搬離了重慶南路,遷移到漢口街。」

 

徐禎苓表示,她上網查詢得知鴻儒堂窩藏在一條小巷子裡,沒想到到了漢口街,還是找了好久才在一幢建築物的三樓找到。沿著狹窄的樓梯間蜿蜓而上,首先傳來的不是書香,而是飄來陣陣很熟悉的古雅香水味,她以為走錯了地方,但是谷歌網指示的地點就在她站著的腳下。

 

「走上去,才知道原來是間老式的理髮廳。奇怪,竟沒有洗髮精的泡沫味。再往上一層,咖啡香襲來。走近看看,說不上華麗雅緻,只覺得小,怎麼那麼小?一層樓約莫二十坪,擘分為二,三分之二是咖啡廳,剩下的地方才是書局。」鴻儒堂就藏身在咖啡館的裡面。那只是一個小小的角落,擺滿了密密麻麻的書本。當時,她是店內唯一的客人。

 

「櫃台老闆雙手抱著胳膊,盹睡著。睡得那樣沉,完全聽不見我的腳步聲。」她忍不住語帶歉意地喊了句不好意思。老闆抬頭,迷濛中回應,「你好。」那午後打盹的表情,解讀不出任何情緒。

 

可是,環顧店內擺設的禎苓卻像發現了寶藏一般,心情非常雀躍,指尖蹓躂在書冊和木頭櫃上,她微笑地說:「我非常喜歡這種簡單樸實的日式擺設,很像小時侯看到的古早風,舒服又自在。」她當時形容自己就像「遊蕩在迪士尼樂園的孩童,沾著點興奮,捨不得離開。」

 

愛台灣  就別傷害台灣

 

徐禎苓不只體內住著沈穩的老靈魂,還有顆纖細體貼的心和一雙觀察入微的眼睛。她認為臺灣是每一個台灣人聚首相聚的地方,充滿了人心戀愛土地的精神和人文印記,這裡有許多殖民地時期遺留下來的文化遺產和建築物,可是壯麗的山河被不當的開發和破壞,道致生態失去平衡,山林土地被鏟土機挖掘破壞,鋼骨水泥建築物的矗立使村落城鎭化,失去古拙的純樸;高污染、高耗能工業的擴張,使河流水源受到污染,民眾都被迫生活在高度危險的化學藥物彌漫的環境當中,不只臺灣生態之美逐漸從眼前消失,她為此感覺非常心痛。 

她說,她從不排斥臺灣現代化,但是她希望臺灣應該保留一些原始生態,避免高度進化到有一天需要通過高科技影像才能看到貓、狗、螢火蟲、鳥類等生物和花卉樹木等植物,而人的生活圈內充塞著銅牆鐵壁,鋼骨水泥,甚至未來還得與機械人打交道,冷冷的度過一生。沒有了人文環境的未來,她直言「不敢想像」。

 

對於臺灣在保育生態環境方面,她認為民間確實非常努力守護山林水土,摒除環境污染,環保愛地球,確實是非常友善地致力於研究與保育臺灣的各種自然界生物和自然環境,並且鞭笞著政府共同推動愛護山林水土、保護環境不受污染和關注自然生態的平衡發展問題。

 

外面風景再美     亦抵不過台灣之美

 

因為珍惜現在的人文環境,而使她更關心這片土地的發展和維護。她說,如果當年不是因為螢火蟲,不會有因寫作而得獎的她。因為螢火蟲的生存環境必須有高規格的維護才得讓螢火蟲得到繁衍,透過螢火蟲的點點亮光,不只讓她更懂得以溫柔的眼光去捕捉周遭環境發出的訊息,更懂得以無限關愛來接納及包容,就像她觀察人的一句話或是一投足,也足以讓她思考良久,可能這也算是精神與景物相互交融的美麗風光吧!,

 

年輕總是有揮霍的本錢,年輕如她,面對著台灣時下的人文環境,她坦承,想到世界各地去看看,希望能以海外的見聞轉化為知識的吸收,加深對臺灣的認識和眷戀。

 

透過第三者來深耕自己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感情,她其實有著難以言喻的畏懼失去,這其中複雜的情緒涵蓋了她對古早味的一切喜歡,還有殖民地時期的諸多文化遺產,所謂愛之深,相對亦深怕失去。

 

徐禎苓就是如此,用眼睛看,用文字愛;對台灣,不想不愛,於是只好繼續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