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新聞106年4月號220期    
  蓮生悟語  
  大拇指上的笑面鬼王  
  前期推薦文章  
 

身外化身 是怎麼一回事?

無所謂不是懈怠

蓮花童子的實相

 
     
  活佛詩集  
  活佛禪畫  
  信不信由你  
  風生水起  
  漫畫說禪  
  哈利波特密法學院  
  活佛文集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6年4月號220期 / 蓮生園地 / 蓮生悟語
大拇指上的笑面鬼王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77冊《見神見鬼記》 ◎圖∕意念圖庫 www.buysoft.com.tw

 

     有一天晚上,我在睡夢,突然覺得自己的身子浮了起來,我知道是元神出來了,元神無緣無故,從身子出來做什麼?這才奇怪喲!

身子在半空中,滴溜溜的轉了幾轉,這在平常人來說,早就嚇死了,但,我還算鎮定,因為是常常半夜出元神的緣故。

十個鬼物抬著,飛過山河大地

半夜出元神,大半是有緣由的,而今晚卻是沒有緣由的,原來我的身子下方,是有十來個鬼物,用雙手抬住我的身子,有的抬腳,有的抬手,有的抬身子,飛在半空之中,原來是十來個鬼物,抬我在半空中。

一鬼說:「蓮生,我們來奉請你!」

我心想:「奉請也有用抬的?」

一鬼說:「我們請你去,是不得已的,請原諒。」

「什麼不得已?」我問。

一鬼說:「去了自然知道,我們會報答你的。」

我一聽,也就不答腔了,看來並非有什麼惡意,我也不是為了什麼報答不報答的,我這個人好奇,倒想這些鬼物將我抬向何處?又到底是為了何事?把我給抬了去?

我的身子在虛空之中,急如流星趕月,一山飛過一山,一河飛過一河。

這也不是我在飛,以往我元神飛行,有時是俯式的,如同鳥一般的翱翔;有時是立式的,如同佛菩薩站在蓮花上或站在雲端上。

我只有俯式及立式的兩種飛行。

我不是孫悟空,孫悟空是翻筋斗,只要孫行者連翻三個筋斗,駕了筋斗雲,就十萬八千里了,孫行者是厲害。

 

 萬千鬼眾聚集的鬼窟

但是,我這次是被抬著飛,臉孔朝上,雙手雙腿八字開,只見滿天星星斗斗,抬我的鬼物,如同律令鬼、急腳鬼,速度滿快的,很快就把我送到一山中鬼窟內。

什麼是鬼窟?

也就是大山中,群鬼聚集的大岩洞,據我所知,大山岩洞,常有陰鬼群聚,山澗、湖畔、古樹、古廟、曠野,均有。

     這鬼窟甚大,能容幾千幾萬,我被抬到的時候,鬼窟內,黑壓壓的一群一群,根本算不出有多少,群鬼一見我被抬至,群鬼一鳴,歡聲雷動,這鬼叫,真是非笑非哭,難聽已極。

抬我的鬼物,原來是「大力鬼」及「飛行鬼」,他們將我抬到一較高處,輕輕把我放下。

我問:「請我至此,到底何事?」

一位類似酋長的鬼,對我說:「有勞蓮生,半夜至此,請解救我等之難。」

「你們有何難?」

「說來話長,你等一下看看,便知道了。」酋長說。

 

大鬼吃小鬼

沒有多久的時間。

只聽一聲怒吼,一位身長約鬼物十倍大的大鬼,躍入群鬼之中,這鬼物長相真是怪異:

雙眼如金燈,閃閃有光,肚大如財神,又圓又凸,雙手有利爪,又拖著一條長尾巴,口盆甚大,利牙白森森,身軀高大而輕巧,撲起來如同登山之虎,面孔渾如獅子。

眾鬼物見了這大鬼,群鬼皆俯首,一動也不動,呆若木雞,彷彿這大鬼才是山大王,大鬼擇一一肥者,集於一處,意將吞噬這些鬼物,被挑中的鬼物,鬼鬼戰慄,沒有一個敢逃走的。

這時酋長之鬼,以哀憐之眼望著我,好像希望我伸出援手拯救他們。

現在我終於知道了,這山大王的大鬼,是妖孽之魂,常常肚子餓,便入侵鬼窟,奪鬼之魄,怪魔吞噬鬼血,撕碎鬼的身子,啃骨食肉,誰敢反抗,便先吃誰,所以群鬼均俯首,任其挑選,被選中的,自認倒霉。

我稍稍問酋長:

「怎不反抗?」

酋長細聲說:

「大鬼摧山倒樹,無能勝。」

我又問:

「何不逃?」

酋長答:

「鬼物禁忌多,一離家園,也是死路。」

「為何找我來制大鬼?」

「聽聞先生是抓鬼的老祖宗。」

「我非鍾魁。」

「蓮生是現代鍾魁!」

這時,我看見大鬼,惡狠狠的圓睜二目,口中的牙齒喀支喀支的響,隨手利爪,抓起一肥鬼,只見大鬼口一張,舌頭像一道白光吞吐,肥鬼身子已入口中,一聲「喀喳」,便被生吞活嚥下去。

大鬼再抓第二位,第二位肥鬼,已全身軟趴趴,除了哆嗦之外,早已諕得目瞪口呆,連「饒命」二字也說不出口了,此大鬼吃群鬼,連尸首全吞,真的不吐出一根骨頭的。

我見了,大叫:「口下留人!」

 

 金剛墻難擋大鬼飛龍

大鬼轉頭,一看見我,是一位生人,他一見我是活生生的人,更是高興,因為活生生的人,比死鬼好吃的多,二話不說,便將肥鬼放下,雙腳一跳,便直撲我來,其勢如閃電一般。

幸好,我受三山九侯先生教化,學得一身道法,雙手結「金剛墻」印,一拍即出現無形「金剛墻」,擋在我的前方。

我這是密教的法:

身心曾鍛煉。

無形用功夫。

真氣先天妙。

一墻風裏扶。

這大鬼果然厲害,碰到「金剛墻」,只阻了一下,元神未喪,性命也未無,身子毫髮未傷,只是顫了一下,呆了一呆,又撲過來。

那大鬼一抓,手如鋼刀一般的利,我那裡躲得及,中了一爪,大叫一聲,臂膀血光迸現,痛死我了。我運元神法,在鬼窟中,左躲右閃,全憑著中陰身的念力,遊走來,遊走去。

那大鬼的蹦跳也甚快速,如風一般,最後背上又生二翅,飛騰於空中。我這一瞧,嚇了一跳,大鬼哪裏是鬼?就像古代的飛龍一般,我無招架之力,只是忙著逃竄而已。

     在這當中,我亦用手印,「鎖、塞、阻、陷、閉」的鬼印,去擋殺大鬼,威力是有,但卻如泥牛入海,大鬼飛龍,不受這些鬼印的傷害。

反倒是這飛龍大鬼口一張,呼出白光一道,我中了這白光,全身發冷發顫,我的元神(中陰身)速度慢了下來,我心中想:「抓鬼的老祖宗,終日打雁,這回可被雁啄了眼睛。」這即是:

常勝不知終有敗。

拇指自有妙鬼來。

大鬼飛龍的威力實在非同小可,怪不得「大力鬼」、「律令鬼」都不是對手,其凶勢莫能擋,我的一些手印均不是對之有效,其飛行時如風狂火驟,二翅閃動,極其快速,其尾橫掃,石土山崩。

     我一直在想,如何對付大鬼飛龍的法門,用「劍指」,傷不了他的甲冑,連「鬼印」也傷不了他;密教「金剛墻」、「金剛火」、「金剛網」、「金剛地基」,也困不住他;我亦想奉請天兵天將來,但在此時此地,無法披髮仗劍,也無法口中念念有詞,我連請神的咒語,在此逃遁之中,也全忘了個精光。

 

右手大拇指,迸出一道藍光,笑面鬼王現身

我臂膀傷了。

中了白光毒氣,身冷發顫。

大鬼飛龍又噴陰風颯颯,如百萬刀刃飛來,眼看我生命(中陰身元神)快要不保了,形神俱滅了,我慘叫一聲,身弱難支,不能動了。

那大鬼飛龍就要把我吞下肚去,這回我竟然成了大鬼的點心,好不甘心也!

正當我死去活來,自覺此生完了,一命嗚呼哀哉!不存一點生機的時候,我的右手大拇指,突然迸出一道藍光,只見藍光大盛,現出一尊化身,甚是兇惡—

面如藍棗,三首,頂上髮立,赤髮,巨口獠牙,卻露出笑容,身高丈六,六臂持利器,渾身上下五彩光繞,降魔法器,件件滾滾紅焰,蓮花托足起祥雲,瓔珞人骨掛遍體。

     這位正是地藏菩薩賜給蓮生盧勝彥的護法侍者,笑面鬼王是也,平時藏身於右手大拇指中,所以我右手大指之背,有「笑面鬼王」之臉。

那大鬼飛龍,一見笑面鬼王現身,便知道不是對手,身軀縮小了,在笑面鬼王面前,就成了一條小蟲。笑面鬼王拋出「長虹索」一條,把大鬼飛龍綑住,拋到地獄去了。

大鬼飛龍叫:「饒命!再也不敢了!」

笑面鬼王大笑,笑聲如雷,說:「苦修成形,不守本分,殺生如此之多,又傷我主人,饒你不得,到地獄去吧!」

笑面鬼王,向我身上吹氣一口,只覺香息縹緲,一切傷痛全沒有了,渾身舒泰。

我說:「早不現身,晚不現身,總是等我快死了,才現真身。」

笑面鬼王答:「你又沒奉請我!」

我敲一敲自己腦袋:「是啊!是啊!怎麼老是把笑面鬼王給忘了。」

笑面鬼王收了真身,又進入我的右手大拇指之中。

 

 地藏菩薩侍者----笑面鬼王

鬼窟中的群鬼,「大力鬼」、「律令鬼」、「酋長鬼」、「肥鬼」、「鬼眾」全體歡呼雷動。

「蓮生贏了!」

「蓮生贏了!」

「蓮生是高人!」

我笑得好不尷尬,其實論功力,我實在打不過大鬼飛龍,我靠的是地藏菩薩的侍者笑面鬼王,才贏了大鬼飛龍的。

如果不是笑面鬼王,我早已死翹翹了,真是死裏逃生,什麼抓鬼的老祖宗,虛名而已。

我想溜回我家。酋長不讓我走。

酋長說:「我們無物可報答蓮生,如今,我等派兩位鬼奴,隨身侍奉蓮生。」

「不,我不習慣他人侍奉。」

「只是無形之中,幫你奉茶、舖床、疊被。」

「我真的不習慣。」我說。

酋長叫兩位鬼奴上前,這兩位鬼奴,長得容貌端麗,瑞彩翩躚,國色天姿,婉然如生,真如同蕊宮仙子,倒也像嫦娥下世,一點鬼氣也無。

看她兩人垂首。

又說:「蓮生是嫌我倆是鬼?」

「不,不,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不習慣他人侍奉。」

我說:「這樣吧!我受之有愧,又卻之不恭,如你倆隨我修行,我就收。」

兩鬼奴非常願意。

 於是,我帶著兩位鬼奴,回到自己家中,我早晚修法,鬼奴侍奉在側。我的壇城之中,每回修法,也有近百的鬼物隨我修法,幸好是修佛法,否則恐怕悲風颯颯,慘霧迷迷。

我與鬼物,不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