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新聞106年4月號220期    
  蓮生悟語  
  什麼都無所謂  
  前期推薦文章  
 

身外化身 是怎麼一回事?

無所謂不是懈怠

蓮花童子的實相

 
     
  活佛詩集  
  活佛禪畫  
  信不信由你  
  風生水起  
  漫畫說禪  
  哈利波特密法學院  
  活佛文集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6年4月號220期 / 蓮生園地 / 蓮生悟語
什麼都無所謂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90冊《無所謂的智慧》 ◎圖∕意念圖庫 www.buysoft.com.tw

權力有無無所謂

時間:二○○六年七月二十九日。

地點:美國休士頓密儀雷藏寺。

事項:宣佈「上師」、「教授師」、「出家十年法師」,認可收徒弟。

有人為此質問:

「這不是權力旁落嗎?」

我答:

「我無所謂權力。」

再問:

「上師、教授師、出家十年法師,有實力為師嗎?」

我答:

「教學相長。」

再問:

「師尊還在,不太好吧?」

我答:

「我在世等於不在世,我不在世等於在世,此與在不在世無關。」

再問:

「諸上師、諸教授師、諸出家法師,如果偏離真佛的教導,將如何收拾?」

我答:

「因果自負。」

 事實上,我本人現在六十二歲,才宣佈諸師可以收徒弟是太早或太遲?

其實早在很多年很多年前,早已有此心矣!

因為我雖是真佛宗創辦人,但,我早已不喜掌握任何權力。

非諸雷藏寺住持。

非諸堂住持。

非諸會住持。

非宗委會負責人。

我個人從來也不介入寺、堂、會的人事、行政、財政。……

那麼我這創辦人是幹什麼的?

我只有一件事:

「弘揚真佛密法!」

如此而已。

 

因為我這個人,滿腦海的「自由」、「民主」、「平等」,我從來沒有想到「權力」,我只想到盡一位修行人的責任。

其他的教派——

大半是中央集權制。也就是領導者,掌握一切的權力。

獨有「真佛宗」是地方分權制,權力全在寺、堂、會、宗委會。

我現在更把弘法大任付於「上師」、「教授師」、「出家十年法師」。

這等於權力交於「上師」、「教授師」、「出家十年法師」了。

各人去打拚了!

各人去弘法了!

各人去收徒了!

期盼枝枝葉葉,繁榮旺盛,法脈淵源流長,各人挑擔如來大業。

我只盼望著,未來的弘法聖弟子,帶著第二代的徒孫,有暇回來看看我,讓我摩摩第二代徒孫的頂。

這就很快樂了。

關於「權力」,我本來就沒有,如果有,也是精神上的,我本來就沒有權力,如何有「權力旁落」呢?

權力!

權力!

我無所謂。

 

「生死」也無所謂

佛說:「有生必有死。」

我說:「生死也無所謂。」

曾經有一位弟子的兒子早夭了,他痛哭流涕,搶天呼地。

我不知如何安慰他才好。

只是拿出紙巾,拭去他們夫婦流下來的眼淚。

他們喊:「兒子呢?兒子呢?兒子呢?」

我黯然。

我心中想:

「兒子早夭,世緣極短,並不一定是壞事,讓他不用經歷人世間種種的苦楚,早來早去,豈不是更好嗎?」

但,我不敢說出口。

關於我自己,我倒有自知之明,我有自制自己的能力。

身體有病了——自然。

身體衰老了——自然。

身體弱了——自然。

身體退化了——自然。

瞭解自己的人就能駕馭自己,駕馭到不能駕馭了,也是自然。

我能明智。

所以「生死也無所謂」。

我當然更明白:「我從來也沒有『生』過,我從來也沒有『死』過,我自知我無生無死,我不生不死,我法身恆在,我非生,我非死。」

請大家參以上這一句。

我是開悟者。

唯有悟者,才能明白「生死」這一回事,若非悟者,必莫名其妙。

問一問,你,悟否?

一般人活在「生死」之中。

壽命有的長,壽命有的短,壽命短的,不知保命而喪生,更有的人,因不想活而喪生。

一般人提早結束生命的原因有二:

一、愚蠢。

二、墮落。

這裡面是有因果的,有些人胡作非為,貪欲、瞋欲、痴欲太重,生命極容易提早結束。

有些人去了險地,去了不應該去的地方,去了凶地,去了是非之地。

所以:

危邦不入。

危地不居。

凶地不去。

非地不去。

這是保命之道啊!

我個人覺得,人人要以美德過其一生,有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護持著,這樣長生才有把握。

我說,我不在乎「生命」的長壽或短壽。

長壽可以多利益眾生一些,多弘揚佛法一些,多寫幾本書一些。……

短壽,只要盡了人生的意義,光也放了,身口意清淨了,明心見性了,短壽也無妨。

無妨!

無妨!

不在乎!

不在乎!

我自古以來,一直任運的來往「四聖六道」之間,我無起始,也無終滅,我當然生死根本無所謂的。

 

「隨緣」即無所謂

這人世間其實是充滿「變數」的,什麼人,什麼事,都有可能變化。

修行人也是一樣,以佛教來說,修行的派別之多,往往令人眼花撩亂。

根基不穩的佛弟子,喜歡跑「道場」,這也是自然的事啊!

有人自疑修的對不對?

有人疑惑皈依的教派對不對?

有人疑惑皈依的師父對不對?

有人疑惑自己的師父法力行嗎?

有人疑惑禮敬的佛像對嗎?

有人疑惑入的寺廟正或邪?

一般人的判斷力,其實全是動搖在風中的火燭,其情緒搖晃不定。

人們害怕愚蠢之譏。

再加上有心人士的搧動及誹謗,佛弟子難免舉棋難定矣!

所以我說,弟子如流水。

我說,弟子如飛絮。

我說,弟子如牆頭草。

我說,弟子如塵埃。

當風吹起來的時候,理智及判斷力就變得更輕躁了。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

我教授的是——

要皈依上師、佛、法、僧。

要持咒念佛。

要供養消業障。

要懺悔累世的罪業。

要堅定信心依止你的根本上師。

要修本尊法與本尊相應。

要修護法護佑你的修行。

最後:

身清淨、口清淨、意清淨。

要去除習性。(不良的習性)

證驗明心。

證驗佛性。

 

我的教授行走於理智的朗朗陽光之下,這不是正法是什麼?

我走過的路,是「四加行法」、「上師相應法」、「本尊法」、「明點法」、「拙火法」、「無漏法」、「金剛法」、「無上密」、「大圓滿」。

我實明心。

我實見性。

確確實實證驗「大樂」、「光明」、「空性」、「菩提」、「等覺」、「妙覺」。

我「華光自在佛」是也。

我「摩訶雙蓮池」是也。

處在任何情況之下,我自知我的智慧就是佛的智慧。

這種佛慧世上少有了,我能擁有,實在是諸佛菩薩的大加持力。

我即是佛。

我稱第一。

我明佛義。

我走得又穩又確實,勝過一般俗世教派的喝釆聲音。

然而——

你要跟著我學,我很高興。

你要離開我,我也很高興。

這都是緣份,有緣則聚,無緣散,一任清風送鳥飛。緣聚緣散,全是自然。

這一生,我度多少聖弟子,我明白。至於緣份淺的,隨他而去吧!

這也是「隨緣」無所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