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新聞100年11月號187期    
  蓮生悟語  
  活佛詩集  
  活佛禪畫  
  信不信由你  
  范無救將軍  
  前期推薦文章  
 

再論「用神」—安神位的再細說—

海底針

鼻上一痣

 
     
  風生水起  
  漫畫說禪  
  哈利波特密法學院  
  活佛文集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0年11月號187期 / 蓮生園地 / 信不信由你
范無救將軍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第127冊文集《靈異的真面目》 圖∕意念數位科技 提供

*老婦人的惡夢

一老婦找我。 
 
「何事?」 
 
答:「黑無常要拘我。」 
 
「是范無救將軍。」 
 
「正是。」 
 
「祂如何拘你?」我問。 
 
老婦說:「每當我要入睡,正朦朦朧朧之際,便見到城隍廟的黑無常,一手持著拘牒,另一手持著鐵鍊,說要捉拿我。我一嚇,就醒了過來。范將軍還說,再一星期,我便沒命了。」
 
「你找我為何?」 
 
「我還不想死,請師尊救我。」 
 
我說:「這種事,我還不能馬上答應你,我要謹慎請示一番。」
 
老婦說:「務必相救。」 
 
我請示了虛空中的神祇。每回我問事,要召請三本尊,瑤池金母、阿彌陀佛、地藏菩薩。另外,蓮花童子、觀音菩薩、諸天天女。再奉請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最後奉請善惡童子。
 
虛空中的神祇回報: 「老婦壽元至矣!」 
 
於是,我對老婦人說:「只要是人,皆有死日,死不必恐懼,你只要一心念佛,就可以了。」
 
「我壽幾何?」老婦人再問。 
 
我不敢實言告訴她,我又說:「在佛教來說,生與死是一如的,死並不是可怖的,而是另一種生,每一個人都要面對死亡,只要認識死亡,面對死亡,走向往生之路,比活著更好,你何不唸阿彌陀經,持往生咒,念佛!」
 
「我不!」老婦怒了,說:「你到底救不救?我只是不想死。」
 
我一看老婦怒了。便說: 「這樣好了,我教你一個長壽佛咒,再給你一條五色線。你只要唸長壽佛咒,就可增壽。而五色線,戴在左手就有防護的作用。」
 
我想,這是雙管齊下。 
 
長壽佛咒,等於是阿彌陀佛的佛號與咒語,阿彌陀佛就是無量壽佛,就是長壽佛,我傳這咒語給她,是為她好。
 
再說,五色線是有防護的作用,一些魑魅魍魎、妖魔鬼怪不敢近身。
 
老婦人樂了:「這樣就可以不死嗎?」 
 
我答:「是。就可以不死。」 
 
老婦人走了。
 
老婦人當夜,又見到黑無常范無救將軍立在床頭之前,威風赫赫。祂跳來跳去,黑黑矮矮胖胖的身軀,「1010」的怪叫,老婦人嚇得要死。
 
她將左手五色線揚了一揚。 
 
黑無常說:「密教五色線,我不怕,我是冥隸將軍,是正神,不怕五色線。」
 
她又唸長壽佛咒。 
 
黑無常說:「拘牒已發下,此時唸佛咒,到陰間再算,來不及了。」
 
黑無常說: 
死神已至,實無救法; 
閻王設定,在劫難逃。 
老婦不覺失聲大哭,醒來。 
 
 
*蓮生活佛出面救危
 
 
老婦人氣極敗壞的跑來找我,一見我,就告狀:「黑無常說,祂不怕你,要和你過不去。」
 
「你有沒有唸長壽佛咒?」我問。
 
「黑無常說,來不及了。」 
 
「咒也無用?」 
 
「是的。」老婦人加了一句:「不但咒無用,連密教蓮生活佛的五色線也無用。」
 
「師尊,救我!」 
 
我急急忙忙親筆畫了二道符。我想過了,這范無救將軍,是冥府將軍,我對治祂,不用請來天兵天將,二十八星宿。我只請來陽世正神將軍即可,想來想去,就請尉遲敬德及秦叔寶二位門神。
 
以前清真道長曾經傳授我,奉請二位將軍的符籙,在符上畫了兩位將軍的形像,以將軍對將軍,這已經很夠力了。
 
我呵氣押印。 
 
以先天無極正法加持。 
 
將二符交老婦人,交代用法,老婦人千謝萬謝的去了。 
 
 
*門神對夜叉亂了法
 
 
當夜,老婦人聽見門外,有拋磚弄瓦的聲音,有鬼魅呼號,門外風雨大作,而門內甚安詳。
 
原來黑無常范無救將軍,引一批鬼卒,至門外時,忽見電光一閃,門上貼二符。
 
從符中閃出二位將軍,兩個介冑整齊,一執金爪,一執鉞斧,在門口把守,這正是:
 
「頭戴金盔光爍爍,身披鎧甲龍鱗。護心寶鏡幌祥雲,獅蠻收緊扣,繡帶彩霞新。這一個鳳眼朝天星斗怕,那一個環睛映電月光浮。他本是英雄豪傑舊勳臣,只落得千年稱戶尉,萬古作門神。」
 
這二位將軍,正是:尉遲敬德及秦叔寶兩位,威風凜凜的站立,不讓進門。
 
范無救將軍一見二位將軍守門,大叫:「城隍尊神法牒,請二將讓路。」 
 
「不讓,我們亦領了法旨。」 
 
「不怕鬼乎?」 
 
「創立江山,殺人無數,怕什麼鬼?」二位大門神威勢無窮。
 
黑無常自知二位大將軍神威異常,不敢正面衝撞,只有刮起一陣陰風,乒乒乓乓的磚瓦亂響,又下了一陣雨,但二位將軍如如不動。
 
黑無常無法可想,最後終於想到,二位將軍只守住前門,但是後門一定沒有人守護,祂可以帶鬼卒從後門進去,鬧一個夠。
 
果然,黑無常從後門入。 
 
老婦人嚇得驚懼異常,面無人色,差一點快暈絕了。
 
老婦人快精神失常了,快崩潰了! 
 
老婦人又來吵我了。 
 
我想了很久,才想起「有」了。
 
我不是有「四靈守護法」嗎?運用十二支辰總訣印。修法時,手印先按「卯」紋,唸「青龍孟章侍吾左」,再按「酉」紋,唸「白虎監兵衛吾右」。手印再按「什」紋,唸「朱雀靈光導吾前」,再印按「子」紋,唸「玄武執明從吾後」。唸咒「嗡吽吽」。
 
此時,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靈神現身,在行者的前後左右團團圍住,保護自己修法。
 
我問老婦: 「後門在何方?」
 
答:「酉方。」 
 
「好,那請白虎神守後門吧!」 
 
我作了法。 
 
當夜,白虎神守後門。 
 
范無救將軍第一個先逃。 
 
白虎驟奔前,陰兵鬼卒四散嚎叫,虎嗥鳴雷動,噬了幾個,其他的屁滾尿流,盡逃無蹤。
 
那晚,果然一夜無事。 
 
老婦人大樂,千謝萬謝! 
 
我要她繼續持「長壽佛咒」,不可停。 
 
在我來說,我做了這件事,自己認為很平常,是做善事,行善行,在幫一位弟子夜夢安甜,沒有陰隸的干擾。我自覺同城隍尊神也很熟,我沒有想到滋事體大。
 
 
*東嶽大帝五雷正法拘蓮生
 
 
我在自己的密壇,修定禪觀。 
 
見東嶽大帝至,我駭了一跳,東嶽大帝一向是無事不至的。
 
但我亦不甚以為意。 
 
帝說:「法師已犯法制!」 
 
「什麼法制?」 
 
「范將軍持勾牒下,無法報繳,阻撓者是你,豈不是有犯公務?」
 
我說:「范將軍糾合鬼眾,1010鬼叫,擾我弟子夜夢,婦人苦甚,我不能救人之苦,怎可說是慈悲?」
 
帝說:「你解老嫗之擾,固言慈悲。
 
但老嫗病業之苦,是她的自己業障,可說自取,這是因果業報,世上百千萬劫之苦,全是眾人咎由自取,何能一一拯救?」
 
「然而,我適逢之,不能不救,這也是因緣!」 
 
「你固能,但勿悔!」東嶽大帝的話,說得很重。 
 
東嶽大帝說:
 
「拘老嫗不到,但我們要拘你到,到時看你,聽不聽吾縛。」
 
我覺得相當錯愕。
 
東嶽大帝竟然用「雷部正法」來拘我,這是我始料所未及。
 
雷部接獲東嶽大帝律令,將於五月五日午時拘我魂魄。 
 
這雷部律令只要一出,一定發動雷響,我心中大駭,如何是好?
 
 
*《金剛經》住頂 準提佛母解危
 
 
我燒「緊急香」(香支二頭燒)。 
 
當天晚上,我夢到一地— 
 
這地是天上仙鄉一般,有巨闕般的光明普照,七彩的煙霞,祥光簇簇。
 
氣息中香馥紛紛,有青鸞飛,有丹鳳舞,真是花木香浮五色煙。
 
還有金碧輝煌的宮殿,全是七寶所建成,宮殿連雲隱約,盡出希微一品中。這裡住的全是菩薩,所謂四聖境界,早已離了六凡俗世,一切別有真滋味,奇花異果滿樹紅,春光永遠億萬年。
 
我看見「準提佛母」,準提佛母是真佛宗八大本尊之一,又稱七俱祇佛母,也就是七百億諸佛菩薩之母,祂是能延命、除災的佛母。準提佛母是三目十八臂像,戴寶冠,冠中有一化佛趺坐。
 
佛母問:「蓮生活佛至此為何?」 
 
「緊急事!」我如逢救兵。 
 
「什麼緊急事?」 
 
我急急向佛母合掌:「因是救人,得罪了范無救將軍,傷了陰兵數位,違了陰律。如今東嶽大帝行文九天雷祖大帝,竟然用『五雷正法』來拘我,我固然不怕,但,害怕沖撞了東嶽大帝,引起更多的紛爭,不知如何是好?」
 
佛母笑了:「你這蓮生活佛,又不知好歹,撞禍了。」 
 
「佛母救我,伏望慈憫。」 
 
準提佛母原來是知情的,祂從衣袖中取出一本金光閃閃的經書,交給我,說:「五月五日午時,頂在頭上。」 
 
我一看經名,是《金剛經》。 
 
我說:「此經我自己有。」 
 
「你懂什麼,這本金剛經,是佛祖口中吐出來的真本,凡俗之經怎能比,此經在,如佛祖住頂,雷祖怎敢下手轟佛祖!」
 
「是。」 
 
準提佛母交來的《金剛經》非有形之物,是無形之經典也,真是金光萬道,直沖斗牛。
 
五月五日午時,我把《金剛經》頂在頭上。不只如此,我把密教五大金剛全奉請到,我又誦《金剛經》。
 
那天,接近午時的時候,烏雲密佈,狂風大起,又有綿綿的雨,窗外,昏天暗地,彷彿世界末日。
 
果然有雷聲— 
 
忽近,忽遠,忽失去,忽又出現。 
 
原來「五雷正神」趕到,要施雷法,忽見金光萬道,瑞氣千條,雷部不敢下手,但是,時辰已至,所以忽近前,又退後。
 
雷部再看時,中央坐的是釋迦牟尼佛,四周是五大金剛明王。這霹靂雷火,自然不能往釋迦牟尼佛打下,但時辰已至,只得施放雷火。
 
一聲霹靂大震。 
 
「轟隆」,火光四射。 
 
一顆大樹應聲而倒,那是鄰居的大樹。 
 
我無事,只是心中忐忑。
 
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