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新聞105年11月號217期    
  蓮生悟語  
  活佛詩集  
  活佛禪畫  
  信不信由你  
  天上的藥庫  
  前期推薦文章  
 

我被天羅地網罩住

日本旅行見聞

你家的觀音菩薩到我家

 
     
  風生水起  
  漫畫說禪  
  哈利波特密法學院  
  活佛文集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5年11月號217期 / 蓮生園地 / 信不信由你
天上的藥庫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177冊《見神見鬼記 》 ◎圖∕意念圖庫 www.buysoft.com.tw
 
  那一年,我病了,病的時間很長,當然我有病先去看醫生,吃了很多的藥,也打了針,但始終沒有起色,有時候,好一些,但,不久,我又倒了下來。這個醫生看不好,又換另一個,中醫西醫都看。
 
  我這病,很奇怪,中醫把脈,看舌頭,開藥方,吃一帖,有效,但再吃下去,就無效了。
  西醫,用超音波、用聽筒、量血壓、量血醣、量心跳、量體溫、驗血……。
  又打針吃藥。
  一個醫生說「東」。
  另一個醫生說「西」。
 
 沒有病的病 
 
  最後,我沒有辦法了,去了一家最大的醫院,用了最新儀器,作「斷層掃描」,是震波的微細檢查了,檢查報告出爐。
  醫生告訴我一個好消息:
  「沒有什麼大病,一切尚正常!」
  醫生說:「一切正常。」但我真正的狀況是全身虛弱,不只是虛弱,是虛脫,只剩下一個空殼子,奄奄一息,搖搖欲墜,一點力氣也沒有,彷彿是行屍走肉,全身的感覺,像一陣風,一粒塵,一吹,就快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感覺出人生的「無趣」、「無聊」、「無味」,提不起勁,這是「憂鬱症」的象徵。我連心理醫生也看了,吃了「百憂解」,其實「憂」也沒有「解」。
  自覺快死了。
  死了才快樂。
 
 半死三昧中掙扎,一心只求往生淨土 
 
  人生真的病不得,久病纏身,天天都想到「死」字,我不只同情自己,也同情那些「久病纏身」的病患,世上什麼最苦?
  我答:「病最苦!」
 
  我當然知道,有些人不想死,但,被「病」纏得實在無法可想的時候,走投無路的時候。……
  影帝也死了。
  歌后也死了。
  哲學大師也死了。
  文學作家也死了。
  最後連「超人」也死了。
  等等等等……。
 
  我自己在「半躺三昧」、「半死三昧」、「死活三昧」之中掙扎,一心只想解脫,大聲念佛,不做第二種想念,全心全意,只求往生淨土。
 
  我曾想用密教「開頂法」,將「中陰身」飛出去,不再回到軀殼之內,再用「奪舍法」,奪胎轉世,卻遇到「瑤池金母」來阻止,連轉世也轉不成,簡直是氣死我了,我竟然連轉世也沒有自由。
 
  我罵自己,狗屎不如的蓮生活佛盧勝彥,什麼活佛,是「活猴」才是,孫行者在五指山,跳不出如來的掌心,自己無法自救,還想度眾生?真是咄咄怪事。
  自艾自嘆。
  無法可想。看來,我死定了。
 
 藥童子全身透明 
 
  有一回,見一童子前來,此童子的特徵,是全身透明,體內「心、肝、脾、肺、腎」一一分明。
  我驀然想到是「藥童子」。
  傳說,佛住世時,有一神醫,名耆域,用藥草作成一位童子之形,以醫諸人之病。
 
  此事記載於《大寶積經》,經曰:「耆域醫王,合集諸藥,以取藥草作童子形,端正殊好。其童子,世之稀有,所作安諦,所有究竟殊異無比,往來周旋,行住坐臥,無所缺漏,所顯變業,或有大豪國王太子大臣百官貴姓長者,來至耆域醫王所,視藥童子,與共歌舞,相其顏色,病皆得除,便致安穩。」
 
  我問:「是藥童子耶?」(藥童子全身透視分明)
  「是藥童子。」那童子答。
 
 藥童子天上取藥,卻一去不返 
 
  我想是藥童子前來,那我的病有救了。
  我問:「耆域醫王在何處?你又如何救我?」
  藥童子答:「蓮生之疾,非凡世之醫生可治,耆域在天上,掌管天上的藥庫,我藥童子,看你可憐,我到天上的藥庫拿藥來給你治。」
  我說:「那你速速去,速速回,免我久等。」
  藥童子應命去了。
 
  我對於藥童子,寄予厚望,希望他到了天上的藥庫,取到了「九轉還魂丹」、「三昧延命丹」、「太乙金丹」、「九天賜命丹」、「天一神水丹」、「采薇保命丹」、「萬年靈芝丹」、「千年人參丹」、「太上老君救命仙丹」……。
  但,藥童子此去,杳如黃鶴,竟然無聲無息,一去不返,不再現身。
  令我等得焦慮。
 
  經過長久的時光,藥童子,竟然真的無回音,我非常的失望及沮喪,藥童子言而無信。
 
 藥王藥上菩薩,藥師十二神將,皆無解方 
 
  在這當中,我請了藥師十二神將,宮毘羅大將、伐析羅大將、迷企羅大將、安底羅大將、頞儞羅大將、珊底羅大將、因陀羅大將、波夷羅大將、摩虎羅大將、真達羅大將、招杜羅大將、毘羯羅大將。
  這是藥師如來神力守護行者的十二大將。
 
  在這當中,七日七夜齋戒誦經。
  點七層之燈。(每層七燈)
  懸五色續命神旛。(四十九面)
  是把十二神將全請了來,但,神將向我稽首為禮。
 
  我問:「有救嗎?」
  答:「不知!」
  「當求何菩薩?」
  答:「藥王、藥上二菩薩。」
 
  我知道藥王、藥上二菩薩。
  經云:「過去久遠劫有佛,號琉璃光照如來,劫名正安穩,國名懸勝旛,彼佛涅槃後,於像法中有千比丘,發心修行,眾中有一比丘曰日藏,聰明多智,為諸眾說大乘之平等大慧,眾中有一長者,名星宿光,聞大乘,心生歡喜,持訶黎敕果及諸雜藥,供養日藏比丘及諸眾,因發大菩提心,時星宿光之弟曰電光明,亦隨兄持諸良藥,供養日藏及諸眾,發大誓願。此時大眾讚嘆,號兄為藥王,弟為藥上,是今藥王藥上二菩薩也。佛告彌勒,是藥王菩薩,久修梵行,諸願已滿,於未來世成佛,號淨眼如來,藥上菩薩亦次藥王作佛,號淨藏如來。」
  此二菩薩,過去世,以藥救病,因以為名。
 
  由於我常誦《高王經》,菩薩中有二菩薩名諱,我有二菩薩手印、咒語、形像。(最重要是命咒──心中心咒)
  於是「召請」二菩薩到。
  星宿光、電光明全現了金身。
 
  我問:「藥童子到天上的藥庫,取藥未歸,何以故?」
  二菩薩答:「天上的藥庫,也無治蓮生之藥,所以藥童子不敢回,恐遭你呵責。」
  「原來如此,我不怪他。」
 
  我又問:「藥師如來十二神將,守護行者,又何以不救我蓮生?」
  二菩薩答:「十二神將救的是一般行者,如蓮生聖尊已非一般行者可比,他們十二神將也不敢施救。」
 
  「那二菩薩,藥王、藥上可以施救了!」
  「吾等也不敢!」
 
 自己有病自己治,本身就是藥王藏 
 
  「為什麼?」我大大驚駭。
 
  藥王、藥上二菩薩說:「蓮生聖尊以金母旨、三山旨、佛祖旨,救度眾生;又放三光,佛光、靈光、白光,當今天上天下豈有仙丹靈藥來治聖尊之疾,聖尊自己常以陀羅尼藥治眾生病,自己有病,當自己治,自己就是藥王藏,我們治不得的。」
 
  「我在從前,瑤池金母與觀世音菩薩,全治過我的病啊!」我說。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不同了。」
 
  我問:「我求救無門?」
  「就算藥師琉璃光王佛、七佛藥師,也無法救你蓮生聖尊。」
  「我當如何?」
  「自救!」
  「如何自救?」
  「時到即知。」
  藥王菩薩、藥上菩薩說完,一稽首,便自行化去。
 
 將腹中的藥一發動,病就自然好了 
 
  至此,我完全絕望。
  心中思念──空、空、空。
  心已成灰,意已全冷。
  有一種塵緣已盡、萬事皆了的解脫。
  大澈大悟一絲不掛。
  一聲鑼鼓歇,幕落下,我去了。
 
  經過一場生死大病,度過生死的大海,觀念上完全不同了,世上恩怨一筆勾消,就此打住、別過、夢醒,什麼都沒有了。
  一粒沙,一滴塵。
  縱然還沒死,但已死過一回,目前也不過在死的邊緣,天天都是「半死三昧」。
 
  真是:
  半躺趁西風
  一道彩虹
  大地山河古今同
  唯有一輪清淨月
  長照湖海中
  一點氣息在心胸
  渾是虛空
  和尚隱居有雲峰
  無事無心
  只盼行至淨土再相逢
 
  有一天,我在「半死三昧」中,忽然又遇到藥童子,藥童子一見我,便欲遁走。
  我說:「勿走,我不怪你。」
  藥童子面有慚色,說:「失禮、失禮。」
  「非汝之過。」我說。
 
  藥童子說:「天上的藥庫,什麼稀奇古怪的病皆可治,唯蓮生聖尊的無形之病不能治,真是奇也怪哉!」
  「這是我的因緣使然,藥王、藥上二菩薩說,唯有自己救自己。」
  藥童子說:「自己救自己,這話有大玄機,你打開衣裳看看。」
 
  我打開衣裳,露出腹。
  藥童子指一指我的臍眼(肚臍)。
  臍眼嗤然一聲,像包袱一樣的打開,向內望,我赫然大吃一驚,這裡面竟然是大藥庫。
 
  藥童子說:
  「你自己身中,有大藥庫,比天上的大藥庫還大,臍大可容一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不能治你,因為你自己就是藥天菩薩,你自己取自己的藥治自己,如此便得救了。」 
  我說:「我自己腹中就是藥天,那我還吃什麼藥?我拿我自己腹中的藥,由我口吃入我腹,那還需要吃嗎?」
 
  我略一閉息,臍孔縮小,已恢復原狀,原來我腹中自有藥,自救果然是玄機。
  我謝了藥童子。
 
  自己醒悟,只需將自己腹中的藥,一發動,自己的病也就自然好了。
  心病還需心藥醫。
  我的病,終於好了,如無病一般,病來病去,一場夢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