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新聞104年7月號190期    
  四海遨遊  
  搭「藍眼淚」順風車-馬祖人文觀光人數10年翻2倍  
  前期推薦文章  
 

喜瑪拉雅山的小國 -- 尼泊爾巡禮

好山好水遊坪林

好山好水遊三峽

 
     
  活佛行腳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4年7月號190期 / 寰宇遊蹤 / 四海遨遊
搭「藍眼淚」順風車-馬祖人文觀光人數10年翻2倍   ⊙文∕吳登立 ⊙圖∕連江縣政府 提供

順著馬祖地區特有的花崗岩地形闢建,島上公路蜿蜒崎嶇、起伏劇烈。(圖 ∕ 連江縣政府)

 

  連江縣府靠藍眼淚大力拼觀光,根據統計,民國九十二年馬祖只有六萬多人次的旅遊人數,到了一百零二年,已經成長到一年十二萬人,十年內增長兩倍。除了藍眼淚,全馬祖四鄉五島的戰地風光外,當地保存最完整的閩東式聚落建築,也是島上的賣點之一。

  從南竿福澳港登上往來莒光的交通船,五十分鐘後隨即抵達離島中的小離島:東莒島。順著馬祖地區特有的花崗岩地形闢建,島上公路蜿蜒崎嶇、起伏劇烈,卻也因此造就當地不少奇景,像是海浪長年沖刷形成的海蝕地形等等。

  沿著公路來到全島至高點東莒燈塔,為全國首座使用花崗岩打造而成的燈塔,民國七十七年被內政部評為二級古蹟。從燈塔處向下眺望,不只全東莒島美景盡收眼底,天氣好時,連遠方的西莒島,甚至中國大陸都看得到。

  而燈塔前草地上,一道長達卅公尺,和文物展示館連通的白色矮牆,格外引人注目。當地民宿業者「船老大」鄭智新解釋,由於冬季時風大,早期是為了避免準備上工的守燈人手中煤燈被吹熄,才特意築起這道矮牆,如今也成了東莒燈塔的最大特色。

 

 

 

潮間帶探險  體驗「摩西開紅海」

 

  此外,東莒另一大特色則是每逢早晚海水退潮時才會露出的潮間帶,當地民眾和遊客除了趁著此時把握時間上前撿拾海鮮、貝類作為晚餐食材外。遊客更能藉此機會踏上潮間帶,親身體會古時「摩西開紅海」的壯闊場面。

 

  鄭智新說明,由於退潮時,整個潮間帶會裸露約五、六百公尺的腹地,此時對岸的無人島:犀牛嶼就會和東莒島連成一片,為時大約三小時,此時觀光客和學生就能順著路走到對岸探險,場景就彷彿聖經記載的摩西帶著族人過紅海般一樣有趣,更被列為來到馬祖必訪的三大景點之一。

 

  拜訪完東莒島後,坐著船回到全馬祖最大島──南竿途中,透過窗戶會看見一尊望向大海的高聳媽祖神像矗立在島上。縣府指出,這座歷經十多年規劃興建,甫於民國九十八年才完工的神像,高28.8公尺,為全球之最。神像園區更特意設計為一艘船艙甲板,讓媽祖彷彿在海上乘風破浪般似的默默守護島上子民。

 

(圖 ∕ 連江縣政府)

 

  除了跳島遊外,來到馬祖列島,幾乎隨處可見保存完整,和台灣閩南式大相逕庭的閩東式聚落。從街道、民宅,一磚一瓦全由當地特產的花崗岩所打造,加上早年地狹人稠,不少聚落都是順著地形往上蓋,逐漸形成一灣澳一聚落的特色,遠遠望去猶如海上石城。

 

(圖 ∕ 連江縣政府)

 

  而閩東式建築的屋頂,用一正一反瓦片擺放的設計方式,除了要讓雨水能順著流下來外,上頭還再壓上一塊塊的石頭,當地居解釋,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要防止冬季時,來自北方的強勁東北季風,可能把整片屋頂給吹走,看似簡單的石頭建築,其實箇中充滿老祖宗的智慧。

(圖 ∕ 連江縣政府)

 

傳統閩東聚落打動人心 住宿一房難求

 

  要說到保存最完整的典型閩東式聚落,當屬北竿的芹壁聚落莫屬。聚落建築依山傍水而建,早年由於豐沛的漁業資源造就了村落富裕景象,但在民國六十年代後,由於漁業逐年蕭條,人口外流到近乎空城,但卻也因此,讓芹壁村成為唯一完整保存,尚未被現代建築破壞的傳統閩東聚落。

 

(圖 ∕ 連江縣政府)

 

(圖 ∕ 連江縣政府)

 

  近幾年,在縣府投入大筆經費,進行「聚落保存」和「閒置空間再利用」等計畫後,逐漸修復昔日頹廢破敗的房舍,使聚落恢復生氣。牆上更不時可見像「光復大陸」、「解救大陸同胞」等當年兩岸關係緊張時的反共標語,讓人看了會心一笑。這些特色使得芹壁不但成為觀光客到訪馬祖必來景點外,每到旅遊旺季,「住進聚落裡」更成為一大噱頭,時常客滿一房難求。

(圖 ∕ 連江縣政府)

 

  有遊客表示,芹壁村內除了蟲鳴、海聲外,「幾乎沒有其他雜音。」他認為,國內要找到這類聚落,可能只剩芹壁和蘭嶼。白天時走在聚落,當太陽照在淡黃色牆上,彷彿有置身異國之感;到了夜晚,家家戶戶點起萬盞燈火,從室內透出來的昏黃燈光,同樣充滿情調。不少人大讚「這裡簡直是希臘!」「在這裡望見地中海!」

  經過多年歲月洗練,近年來,馬祖地區大軍撤離、交通不便,讓當地發展受限,人口外流情形日益嚴重,不少當地小學從分校變廢校,村落居民也寥寥無幾,和昔日給人的戒備森嚴,軍事人口眾多形象反差甚大。

  而在這些軍事背景逐漸褪去,博弈願景又還摸不著邊際之時,位處過渡期的馬祖,想靠觀光先致富、留住人口,帶來無限美好的將來,抑或是開放後伴隨而來的種種生態、環境問題,成了回不去的無底深淵?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