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新聞105年9月號214期    
  不一樣人物  
  公益花園  
  國際志工不是財神爺 服務精神重互助互惠  
  前期推薦文章  
 

捧在掌心的幸福  外配高喊我愛台灣

王松冠傳授專業知識   助受刑人迎新生

台灣人愛心洋溢 國際間捐款最多  臺灣不是詐騙國

 
     
  荒野寄情 (李偉文)  
  藝想世界 (潘校長)  
  經濟人生 (林立人)  
  蓮香隨筆  
  真情世界  
  寵物樂園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5年9月號214期 / 真情世界 / 公益花園
國際志工不是財神爺 服務精神重互助互惠   ⊙陳晶芬 報導/攝影
 
有多少力量做多少事,有多少能力就提供多少幫助,志工就是把光明傳送到各個陰暗的角落,讓愛的溫度溫暖每個人的心,這是每個人對志工的刻板印象。
 
無疑的,當志工需要有付出的精神和能力,然而,在服務他人的同時,其實志工們也關心一樣大家忽略的重點,想知道的話,看下去吧!
 
 
臺灣各大專院校為鼓勵學生培養獨立及助人精神,積極為校內的國際志工團提供資源,除藉由國際志工與國際接軌,為大學生創立了一個交流平台,也希望藉此把希望種子散播在世界各個角落,勤奮灌溉,期望有朝一日種子發芽,茁壯成長,讓大家生活變得更好,更有意義。
 
一場在政治大學舉行的分享會,逾廿位志工現場分享自己當志工的經驗和心得,會上,東吳大學美育中心主任蔡志賢表示,臺灣人因為農業和科技代工業茁壯成長,經濟起飛,人民生活環境逐漸改善,因此連帶內心也存感恩之情,希望有能力代代承傳,把快樂傳播出去,以自己的棉力集腋成裘,點燃自己,照亮全世界。
 
他認為過去的社會服務和96年以後的志工服務學習是有時空差別的。在服務過程中,臺灣學子所觀察到的和所學習到的又是一些什麼?由於時代文化不同的選取性,人與人、人與環境從彼此的互動中,會不斷重複湧現一種對實體感覺的對應,並由經驗的累積而達成所擬定的目標。
 
當國際志工代表著臺灣與學校單位旅行在外時,一定要學習抓資源,並且自己解決困難,排除可知與不可知情況下所遭遇到的挫折。面對已知與不可知的狀況,志工們無法將責任一肩完全扛下,也不能要求自己去承擔太重的壓力,因為,當志工周遊列國展開服務和學習時,應該關注的焦點,是要如何把快樂帶給大家,而不是把價值觀的同等對待灌輸給接受者或是服務對象。
 
國際志工一定要隨時隨地運用邏輯來思考問題癥結的存在或檢視問題為何會產生。蔡主任強調說:「我們絕對不能用自己的價值觀加諸在接受者身上。」他簡單地舉出一些例子說:「我們用牙膏刷牙,並不等於別人相對也會採用同樣的方式。如果我們用心良苦,把一大堆牙膏帶往不用牙膏刷牙的村落地區,每個孩子都發一支。其實不會收到實際效用,他們一旦用完,就表示不會再有第二支,所以生活也就回復如故,情況一點都不可能沒有改變。就像電腦也是一樣,發給他們一人一台電腦,效果也是一樣。一年之後,如果你們有機會重遊舊地,回到相關村落的村民家中,你會發現,電腦就擺在地上,滿佈灰塵。不要驚訝,因為當地環境惡劣,一直以來整條村落都沒有電源供應,自然也不可能會有架設網站的的基地台囉!」
 
省思服務質量  確定服務價值
 
服務學習需要得達到什麼程度的成果,再藉由相關成果去反思其機制推動的有效性,這是一個很重要思考點。再根據個案,以自己的背景來提出自己的看法,然後進行比較,並且採用不同的科系觀點作為一個交會點,才能作出最後的決定。志工團必須反思服務的質量與需求,是否真的需要改變其價值,這是每個國際志工所要清楚的服務本質和取向,未來才能不斷地把服務學習更加優質化的核心價值和文化傳承交付給接棒者。
 
蔡志賢老師提起他個人年輕時就曾參加過臺灣國際志工團,他認為過去的任務比較簡單,只需要五個歩驟,事情就算完滿結束:一是籌組服務隊,二是一通電話就可以找到需要提供服務的對象,三是只需要將上一屆的記錄傳承下去,以及把自身經驗和决定服務的內容清楚羅列即可執行,四則是需要場勘,或安排場地進行演習,最後到了期末再來一個總集訓,也就萬事俱備了。
 
然而,現在的服務學習不同於以往,因為地球村的模式一直不斷地在進化中,所以在擬定服務學習的對象時就得先設計一個較為完善的計劃。首先,必須預先與對象進行聯絡,並前往現場觀察狀況,深入了解對象所需要的基本要求,從中探討服務對象的實際所需。與團隊志工經過多次商討,然後思考以最佳方式進行,才能為計劃製定最後方針,付諸行動。接著,還得再與對象互相多次溝通、協商、再修正,才能達致一個雙方都能滿意、認同和接受的提案,服務學習才能有效展開。其中,難免會有不少難以避免的意外狀況隨時發生,會令到服務志工感到挫折和無法容忍,但是,這卻是給予志工們一個臨場所要必需面對的極大考驗,無論結果如何,結束之後,全體志工團隊成員都得進行集體反思,以便為了未來的服務學習再擴充成長空間。
 
助人者亦是受惠者
 
實際上,志工必須認清一個事實,那就是志工的服務對象是誰,志工所有的付出,並不是從反思中去確認你幫助了你的對象多少,而是要在服務過程中和完成後,認清你到底改變了什麼?當然,服務的最終目的是為了開放當地的服務量,不過,志工卻得反問自己在服務過程結束後,自己是不是也同時成為一個受益者!這就是一種因果循環關係互相轉化。
 
蔡志賢老師指出,服務學習絕對是存有計劃性和時效性的,它不可能永遠都不存在著變異性。雖然短時間內無法觀察到成果,但是未來時機一旦成熟,成效就可以清楚地彰顯。
 
他最後還補充道:「國際志工都具有社會企業家的影子,面對社會快速變遷,仍然能以社會企業家的精神應用在非營利組織和籌募資源上,提升了活動的效益。」
 
服務與實踐同時進行
 
政大真愛社社長邱宜軒與她的團隊成員出席分享會時認為:「志工的覺悟才是最美的,尤其愛心與文化分享更是人生最高的一個境界。」
 
她指出,服務對象對志工有所要求,而志工又對自己的貢獻有多少的期許,這都是互相的。真愛社關注身邊的人際關係的發展。對於家庭、愛情、自我形象的形塑、生涯規劃,甚至校園霸凌事件都表示關懷,並予以適度協助。
 
另一個成立了8年的國際志工社,在暑假期間的服務對象是「志在青海」。志工團成員都認為青海偏野的小村落真的很小,學生在簡陋的教室裡上課,人數也不多。校園內幾乎一無所有,完全沒有醫療設備,意外受了傷,老師都得充當護理師,但同學都很樂觀,並樂於學習。
 
志工前輩經過8年的經驗累積,承傳到他們接捧,終於決定要將臺灣的才藝文化帶去表演,孩子們的學習能力都非常強,而且天生就是才藝表演者,輕易的便學會了志工們所帶過去呈獻的才藝表演。
 
志工無法填滿慾望無底洞
 
較早時,學校的校長也曾與他們聯絡,希望志工團像過去的志工一樣,帶一些圖書過去給孩子們閱讀,並且贈送給學校一些教科書。雖然這項要求並未列入他們的計劃之中,但也將是項要求列入參考名單中,並積極尋求資源協助,希望達到校長的期待。
 
蔡志賢老師回應相關問題時表示,志工團無法一直滿足過多的要求,因為書本和用具都是基本材料,學校不能太過依賴志工在這方面的協助,而每年都提出相關要求,這將成為一種惰性。惰性的背後,是無窮的欲望,一直等待達到需求是無法解決困境的,因為學生志工在經濟和財力上無法一直為他們達到目的。如果一直允諾要求,這會造成以後接棒志工的困擾,使他們無法應付和填補越來越大的欲望深壑。今年要書籍、明年要求學校其他材料設備,進一步要求修繕教室,那是一個永遠都沒法子填滿的無底洞。
 
財團法人中租青年展望基金會執行秘書李昆穎在對話之中也提出其個人見解,並表示國際志工與對象在相互對話之中,能互相給予和提供何種重要的服務機制才是重要的?志工又如何去踏實的築夢,進而貢獻社會,展望未來,更是志工需要去反復思考的重點。
 
 
雙贏是服務學習雙管齊下
 
李昆穎認為當地文化與臺灣服務志工團是互相連結的,雖然主旨各有不同,而且各自的核心價值有時難免會引起一番衝突和爭執,但在彼此協商之下,仍能以協助生命的成長為共同大前提。服務志工可以針對環境的保護、對動物生命的尊重,對臺灣本土植物的培植與關懷,國際族群之間的文化交流等等,提供個人的意見與看法,並且計劃詳細的推行方案,以達到願景。
 
另一支台印服務交流社是以臺灣與印度在海外開展生命與生命互相交流的志工服務團。他們全力激發學生的學習動機,舉行辯論會,提供學習方法,更與學生討論國際觀點,並且以小組教學穿插藝術文化進行交流。他們把臺灣藝術輸入印度,並且也把印度文化帶回臺灣。
 
這批志工所面對的孩童,都是在學習上有障礙的。因此,他們扺達後針對學習環境,作出臨時的更動,以簡單和易於明瞭的方式帶動對象的學習,激發他們的與趣和學習意願。
 
前往泰北美斯樂服務學習的一批國際志工團成員一致認同,美斯樂是一個非常偏郊的地區,一點都不熱鬧,那裡有一群被遺忘了的人。臺灣名作家柏家曾說過:「他們戰死,一群被遺忘的人,將與草木同朽。他們的戰爭乃是天地不容。」國際志工前往造訪這個地點,主要是因為臺灣與美斯樂分享了一份共同的歷史情感。曾經為中華民國灑下滿地熱血的「孤軍」,確曾存在於在這片土地上,現在的居民多為孤軍的後裔。
 
志工們從美斯樂的軍旅生活,讀到了美斯樂的發展史。因此他們與當地的學童接觸時都在聆聽學童的個人故事分享,同時探詢他們對於未來的期望。這項計劃定期五年,分為初期、中期和後期三部份來推行,達成即定的目標之後,胥視當地學童是否真的需要往後的服務,才再作總結探討具體方案。
 
童言稚語  絕望中藏希望
 
其中一名志工在離開美斯樂之前,向孩子們道別,表示再見。有一個孩子很直接地表達:「我們不會再見了。」志工驚訝地問道:「為什麼這樣說啊!」回答:「每次都有人來,每次都會跟我們說再見,可是就沒再見到他們了。你們也是。」志工內心一陣抽痛,連忙拉著孩子的手回答:「我們一定會再見的。明年暑假一定會再來。」志工心裡也都瞭解孩子心裡的許多期盼,每次都被失望掩沒,總是等不到回報,最後只好都相信再見總是一種絕望。他們內心的孤獨與寂寞,都強烈地表現在片語之中。
 
究竟志工的服務能為服務的對象提供怎樣的協助和改變呢?需要以什麼樣的態度相向,才能與對象共同成長哪!志工必須做足準備,解讀清楚所去地點的文化與民情,以及確切瞭解對象的需求,才能成團出發抵達目的地。能夠有效地協助到對象,才是最終目標,如果無法改變,反而是一項困擾。志工不是去觀光旅行,而是要去提供服務和協助。
 
志工就像是一群過客,年復一年的去當服務志工,卻一直沒有發現:「我們到底是在『付出』,還是為了『獲得』。」事實上,有一位前輩志工就頗有感觸地說:「志工不是去幫助別人,而是為了找回自己。」 所以志工的服務,除了讓服務對象認識臺灣的土地和文化,也讓自己重新認識自己所居住的土地與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