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新聞105年7月號209期    
  不一樣人物  
  王松冠傳授專業知識   助受刑人迎新生  
  前期推薦文章  
 

台灣人愛心洋溢 國際間捐款最多  臺灣不是詐騙國

閱讀.體悟.實踐  讓社會擁有更多互助互諒的心

從文藝青年到一代法王  蓮生活佛精進不言休

 
     
  公益花園  
  荒野寄情 (李偉文)  
  藝想世界 (潘校長)  
  經濟人生 (林立人)  
  蓮香隨筆  
  真情世界  
  寵物樂園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5年7月號209期 / 真情世界 / 不一樣人物
王松冠傳授專業知識   助受刑人迎新生   ⊙文/陳晶芬 報導
 
受刑人身陷囹圄,面對四面冷牆與世隔絕,難免擔憂他日釋放出來,不被社會接受,或遭到人們排擠,針對受刑人這層憂懼,京麟雕塑文化園區創辦人王松冠反而樂觀的鼓勵受刑人:「久在樊籠裡,記得重返大自然啊!」他認為,大自然中有千萬個生機等待人們去挖掘,只要有活動和願意工作,就不怕窮途末路度餘生。
 
 
  在司法制度規範下,個人行為一旦危害到社會人群,破壞公共秩序和治安,就是觸犯法律得接受司法審訊,最後的判決不是無罪釋放,就是押送監獄服刑成為階下囚。這些生活在監獄裡的囚犯,統稱為受刑人。
 
受刑人一旦刑期結束出獄後,是否能夠順利重新融入社會中生活和工作呢?根據臺灣社會現象的普遍反映,群眾對於服完刑期出來的更生人的接受度一般不大。這無形中造成不少高齡受刑人情願選擇以監獄為家。
 
一般民眾對更生人有前科紀錄與行為多持不認同心態,主要是顧慮更生人重蹈覆轍,致使本身或家人陷入危險,因而大多選擇敬而遠之。基於避之惟恐不及的前提下,這些有意重返社會求職的更生人,難免因此陷入就業困境之中。雖然監獄內部有建立「輕罪者優先,重罪者則排除再犯風險」的篩選制度讓受刑人有機會回頭是岸,可是能夠順利覓職,並與社會建立穩定關係的更生人是極為有限的。尤其是年齡層偏高的受刑人,服刑期滿出獄之後,更難以在人浮於事的工作環境中就業。
 
 因材施教  一個都不能少 
 
因此有少數消極的受刑人認為他們在獄中服刑換來的是前途一片黑暗,也多次向王松冠反映不必枉費心思在「絕望」人的身上了。不過王松冠老師卻有他的堅持,他說,他對學生的要求是根據其根器的高低,反應的靈巧快慢與機智作為準的,再進一步觀察他們各別的表現和進取的認真態度,才給予更深一層的指導。因材施教就是他的教學方向和目標。
 
  王老師認為每一個人從小到大,頭腦裡的記憶都不會隨著時間而流逝,只要具備適應能力,有心、用心和專心學習,一定不會被社會淘汰,而他也會盡量傳授工藝技能和心得,協助他們在社會建立重生的機會,並且激勵他們的自信心,讓他們利用學習到的一門手藝,出獄後重獲新生命。他相信受刑人動手製作的每一件製成品,都揮灑了無數的汗水和巧思,同時也寄托了他們隱藏在心底的意願,以及一種反省行為下所作出的積極改變,不只意義非凡,也具有高價值性。
 
  王老師語重心長地重覆說:「新地生諸種,因地果還生。」他覺得因為結下這一份因緣,才讓他有機會去利益眾生,故此義不容辭承擔起教導別人認清「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的實際意義。他認為能改過遷善,重新做人,才是最可貴的,而且要心生喜悅。相信好的種子一旦紥根,即能茁壯生長成為茂密的樹林。  
 
 風雨不改  傳授受刑人新知識 
 
為了讓受刑人學習及掌握謀生手藝,,王老師在提倡節能減碳護地球與推廣綠能新產業趨勢中,將風力發電和太陽能板發光發電的技術傳授給彰化監獄的受刑人。他覺得取之社會,就應用之社會,因此三年來風雨不改的在彰化監獄教授「雕塑與行銷技訓班」,全力加強他們對現代觀念的認知,與對綠能知識的理解,鼓勵和啟發受刑人發揮文創精神和科學研究概念,讓受刑人因為不致受刑,而失去學習新知識的機會。
 
  不只如此,美術鑑賞能力極高的王松冠老師,對雕塑美術更有一手,加上生活經驗豐富,因而受邀擔任監獄內更生人的技能訓練老師,秉持有教無類,循循善誘的心態,以一顆相知相惜的心傾囊傳授他結合了大自然知識的手藝技巧。他很認真地指出:「當自己都不放棄希望時,別人自然會賦予你更大的希望。」足以審視到他非常關注社會對人的教育,以及推展綠能產業的誠意。
 
  王老師在僑泰工商美術科畢業後,曾在雕塑老師的工作室持續學習,後來在家人建議下當了四年警察,並在工作需求下,參與刑事採證等相關課程,有機會進入教學醫院參觀大體解剖,深透瞭解人體結構,雕塑出來的雕像皆栩栩如生,充滿了豐富的表情和象徵意義。王老師從廣闊的人生視野中,吸受了許多寶貴的人生經驗,也從不同的人生階段中,挖掘出許多民風民俗的珍貴文化,以及這些風俗文化記憶中所賦予我們的深刻教化意義。他以主觀經驗結合客觀經驗,將點點滴滴的文化記憶融入個人情感之中,再憑個人天份配合藝術創造,表現出各種生活形式中所鑄成的頑強生命力,也因此而表現出他在每一不同人生階段中最具代表性的成就,就是讓作品傾訴對經驗世界的客觀描述,並且讓觀賞者看得明白,讀得懂。
 
  王老師表示,「雕塑與行銷技訓班」的課程內容,是運用實務理論結合實體材料配搭併用,研發出一套實用的美學與工藝。例如採用大自然素材來製作各種切合大自然循環運轉規律的各種產品。譬如利用天然的竹子來製作精美的花燈,或利用綠能科技:如即大自然的風力來使敲擊樂器自動隨風敲擊、或以風力來推動由竹子編製的龍舟競渡、甚至利用自然風力和電力來讓樂園旋轉,這一切都附合了環保和綠能的發展。善用大自然資原,就是一項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富裕財寶。
 
 
 借鑑草船借箭  充份利用大自然資源 
 
  「跟大自然借風力,就像草船借箭一樣,順風而行,遵遁宇宙自然規律的現象,發揮人類最初的原始本能和智慧。」王老師舉《三國演義》〈用奇謀孔明借箭〉的故事來說明才智過人的諸葛亮,善於利用天時地利人和的環境來完成使命。他頷首微笑地表示,在大自然環境中有許多東西都是能借用、善用和受支配的,並且毋需歸還,這絕對不是幻想或神話,而是事實。
 
  他再舉例說:「譬如太陽能板就是利用太陽光來發電也可結合風力發電,而且太陽能板具有遮陰功能,可以降低屋內的溫度。太陽能是最具環保概念的綠色能源之一,通過DIY手製的太陽能組合,甚至可以替手機和可充電電池充電哪!」
 
  他時常耳提面命地告訴參加「雕塑與行銷技訓班」的受刑人,要懂得以時間來換取空間,不要滯留在過去的錯誤裡,而以為自己一旦跨越法律界線,一生前途就此陪葬了。王老師認為,凡是人,在受到刺激的時候,都會對那特殊的環境產生了識別心和經驗,這種識別能力和經驗會推動我們進入一個新的心靈狀態,讓我們意識到反思行為的重要性。反思,會讓我們的情緒產生波動不安和恐懼,問自己是否需要為未來生活作出改變,並且接受它是現實世界的事實。
 
王松冠小檔案
  京麟雕塑文化園區創辦人王松冠也是京麟立體雕朔企業社社長和臺灣沙雕藝術推廣協會理事長,目前擔任彰化監獄「雕塑與行銷技訓班」的授課老師。王老師本身酷愛高山深谷、低丘矮嶺、浩翰江海、細流小溪等大地景色,也鍾情於人體和動物的立體雕像,善於捕捉人的各種形態和表情,以及動物的屬性特質,細膩地握起一把雕刻刀就能鬼斧神工地扣鈎勒出一片田園景物的主要風貌,把人類歷史文化發展的軌跡和大地風情以敏銳的觀察力,深思無維入微地以藝術審美手法,表現出人類文明歷史的發展在不同時代中的蛻變。
 
 親近大自然   向大自然學習 
 
  「藝術的演化,來自於我們將感覺的力度化為感情質量的自然流露。從我們跟大自然的接觸和學習中,無論刮風下雨,或在山區迷途,只要通過大自然所提供的訊息,細心閱讀天文星象或是地理環境和動植物所發出的指示,就能明確找到正確的方向。換言之,接觸大自然的直正意義有兩個重點,一是要從人的理智出發去看待藝術,將綠能科學從美而實在的層面去發展;二則是從感情出發看待藝術,保存從原始形態過渡到現在文明世界的記憶。」
 
  王老師隨口解釋第二點的意義時就作了一個譬喻。他說:「在山區的針葉林生長得高邁,吸收充足的陽光和雨水的滋潤,顯得溫熱潮濕,一般推測這些植物就生長在高緯度屬冷溫帶的地區;至闊葉林長得低矮,屬於海拔較低處的灌木和草本植物生長的暖溫帶或亞熱帶地區。所以植物的生長都在透露出位置和方向的訊息。只是文明人脫離大自然的懷抱太久了,所以才無法理解大自然的傾訴和指示。」他也補充說:「大自然的聲音需要仔細去聆聽,所處於的環境也要用心去觀察,一定會有莫大的收穫。它是我們過去原始形態進入文明世界前的一種原始記憶。」
 
  每一種成品製作完成後,他會鼓勵學生再進行複製,並儘量替他們找尋商機,銷售製成品,為他們爭取一點工作報酬率,作為他們求好、求進取的獎勵。雖然王老師只有一雙手,但絕不放過任何一個受刑人伸出的手,力量就是在兩手相握之時迸發,且產生溫度,溫暖了受刑人的心,也讓王老師助人之心更加堅定。
 
  詢及對受刑人的未來,王松冠抱正面且樂觀的態度。他認為,只要社會沒有「生病」,我們就會發現大同世界指日可待。的確,只要凡事有信心,抱希望,總有一天我們會擁抱世界的美好,綻開自信的笑容。
 
 
那些年一起走過的日子
受刑人重新學習再出發
 
受刑人在獄中除了學習技藝,還要學習如何團體生活,在強制性規範下去適應和接受和大眾一起吃飯、上廁所、洗澡, 換洗衣物、休息、睡覺、起床、放風、勞動等,並且把自己照顧好,直到出獄重返社會生活為止。
 

  監獄裡的生活是如何渡過的,外人無從憑空杜撰和想像。罪刑輕重,可能讓受刑人的活動空間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也可能會造成菜鳥產生極大的情緒起伏變化,或者是在短時間內因為失去自由而感到難以適應。

  監獄囚禁受刑人,限制他們自由行動,並非讓他們自生自滅,或讓他們難堪,或刻意讓他們接受恐懼性的心理或生理折磨,甚至流放他們成為社會邊緣人,傷害他們的自尊心。罪行不深的受刑人,一般上在接受司法裁決後,就會面臨或長或短的刑期處分。身陷囹圄期間,監獄採取了「仁愛」為本作為最高原則,通過教育與教誨方式,使受刑人能有所省思,改過自新,在獄中學習重新做人,因此監獄內是實施強制性教化來規範受刑人在監獄服刑期間的活動與行為。

  基於臺灣司法對人格權的重視,臺灣法務部矯正機關都會通過臺灣各縣市的監獄當局安排受刑人,透過教育與教誨為目的,選擇參與身體層面、心靈層面或是社會層面的各項活動,提昇受刑人適應能力,以為適應社會生活而作準備。除了改善身心靈的質量以及學習各種手藝技巧,俾讓服刑期滿重返社會之後,生活能與外界接軌,重新融入社會,與社群和諧共處,且能以一技之長謀生,為社會作出貢獻。這就是m監獄對受刑人所秉持的仁愛原則。

 為重獲自由  必須積極表現 
 
  臺灣法務部矯正署臺南監獄表示,受刑人入獄後,其累進處遇共分四級,迭次漸進,依受刑人的刑期、法別、犯別和犯次等,定其責任分數,並以其每月所得成績分數來作抵銷,抵銷淨盡後,遂可由第四級開始逐漸晉升。故此計算,第四級受刑人所受待遇及約束為最為嚴謹,第一級受刑人即將復歸社會生活而有較多的自主空間,為出獄後之生活規劃作準備,以利恢復自由身後,重返社會適應社會生活。
 
  屬於有期徒刑的受刑人,多年重刑犯,所觸犯的違法事項多屬欺詐、偷竊、酗酒鬧事、毀損公共設施,恫嚇威脅、傷害他人身體,或是毀壞他人的物產等行為,又或者是觸犯家庭暴力罪或違反保護令罪,甚至吸毒或是擁有少量毒品等。
 
  受刑人在監獄行刑中一律得接受強制教化,其法律依據主要分為下列兩主項:第一主項:監獄行刑法第37條第1項:對於受刑人應施以教化;或是監獄行刑法第41條第1項:每日教育2小時。第二主項:監獄行刑法第1條規定,凡「徒刑、拘役之執行,以使受刑人改悔向上,適於社會生活為目的」。徒刑乃指剝奪受刑人的人身自由,囚禁於囹圄之中的一種刑罰制度。拘役乃指剝奪一日以上,六十日未滿的自由刑,遇有加重刑罰時,可拘禁到一百二十日左右。
 
  第一主項是以強制治療為目的,主要是削減受刑人再犯罪的危險性,或具高度顯性再犯動機而採取的因應措施;第二主項是監獄行刑所體現仁愛態度,藉此為受刑人舉辦各種有效的技藝學習活動和課程,使受刑人能自新崇善,回歸社會生活再貢獻社會,達到自我實踐的肯定。
 
     監獄以積極的態度來引導受刑人反省,悔改所犯下的劣行,才能有效自救。基本上,受刑人在獄中學習的不只是技藝,更重要的是要學習與其他受刑人一起生活互助互重的方式。要在獄內學習如何一起過著團體生活,在強制性規範之下去適應和接受一起吃飯、上廁所、洗澡, 換洗衣物、休息、睡覺、起床、放風、勞動等,並且把自己照顧好,直到出獄重返社會生活為止。
 
 
 獄中學習生存之道自保 
 
  沒有人喜歡在有限的空間裡受到排擠、隔離、霸凌和暴力相向,因此自我脾氣的抑制,以及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是基本的學習重點與生存之道。獄方也會根據刑罰較輕的受刑人的意願,進行商量和討論要如何解決未來出獄後的事情,愛刑人如果在未來有意願要重返社會尋求工作和生活,就會安排受刑人到勒戒中心或是與企業合作的生產線上學習,保證受刑人的權益。
 
  監獄也可以說是一所矯正機關,受刑人進入矯正機關後,就暫時喪失了名字,只以編號代稱。監獄裡執行人員除會關注受刑人的獄中表現,也會提供分為身體、心理靈性和社會等層面的輔導,加強受刑人的人格修養。
 
  現任法務部部長邱太三表示,有期徒刑的受刑人早晚都要回歸社會,但回
歸社會後將要面對家庭、社區,以及工作等面向的問題,因此法務部正積極盤點,試圖釐清過去受刑人在面對這些課題上,究竟在什麼地方發生問題,以及找出可以改進處。
 
  邱太三說,由於受刑人作息相當正常,也有很高的配合度,目前已有廠商願意為更生人提供就業機會。未來法務部也會再深一步溝通,並考量其提供的就業環境,以及與戒護、通報機制是否能做連結。
 
  所謂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給更生人一個機會,協助他們重返社會,為社會做出貢獻,造福人群,才是更生人最迫切需要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