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新聞106年2月號218期    
  蓮生悟語  
  活佛詩集  
  活佛禪畫  
  信不信由你  
  鬼氣森森的感覺  
  前期推薦文章  
 

沒有沒有沒有

天上的藥庫

國慶日的煙火

 
     
  風生水起  
  漫畫說禪  
  哈利波特密法學院  
  活佛文集  
喜歡我們的報紙嗎?
歡迎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志工是溫暖人心的燭光
文化志工是愛與美的親善大使 期待您加入我們的行列...<進入>
我們將每雙週準時「免費寄發」本刊物與您分享不一樣的生活觀點,也歡迎大家提供建議或投稿,豐富不一樣的生活觀點...<進入>

 

 
首頁 / 106年2月號218期 / 蓮生園地 / 信不信由你
鬼氣森森的感覺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77冊《見神見鬼記》 ◎圖∕意念圖庫 www.buysoft.com.tw
 
  有一個晚上,我外出「經行」,回家後,就感覺到氣氛很不是對勁,這種感覺是尋常之事,本應無所謂,但,此次大大不同。
  像我這樣「見神見鬼」的人,感應靈界,確實不算什麼,我常說,這世界本是陰陽兩界,陰陽萬物之中,看似兩極化,其實不然,有陰中帶陽,有陽中帶陰,其複雜的程度,非常人可以想像。
 
 鬼鬼祟祟,鬼氣森森 
 
  我感應到的這個鬼物,不是一般的鬼物,如果你問我,是什麼感覺,我也說不出來,總之,陰陰的、涼涼的、暗暗的、詭異的,有一股股重重的溼氣,令我感覺不是很舒服。
  我在家中,走在右,他就退蹲到左,走在左,他就退蹲到右。
  我覺得奇怪的是,他好像要跟我,又好像不是,躲躲閃閃的,鬼鬼祟祟的,這個鬼物,不是一般鬼物,有一點「力」。
 
  我曾說:
  有大力的是「神」。
  有小力的是「鬼」。
  這鬼物在大力之下,在小力之上。
 
  我洗臉照鏡子,他在我身後,一閃,我似乎看見了他,但,他躲得快,我看不清他是誰?
  我深夜起身上廁所,往客廳一瞧,他在客廳遊走,白影晃啊晃的,一知道我注意他,他又躲到「沙發」下方去了。
  我覺得他很怪異,不知道他為什麼怕我,又要接近我,要接近我,卻又躲躲閃閃的,只弄得我這房子鬼氣森森的。
 
 出元神捉鬼 
 
  經過一段時日,這玩捉迷藏的日子,我有點忍耐不住了。我在「壇城」坐定,入「三昧」時,便出了「元神」,我用我的元神去抓他,躲在我家,不說一句話,我這捉鬼的老祖宗,豈不是丟臉?
 
  出了我的元神之後,便抓他,他就跑得如喪家之犬,溜出屋外,我追出屋外;他躲入森林,我追入森林;他藏入溪澗,我追入溪澗;溪澗旁有一孤墳,他則躲入孤墳中。我念咒:
  萬靈神通。
  積感六氣。
  順生氣罩。
  鎖汝真形。
  急急如律令。
 
 守屍鬼竟然是弟子! 
 
  這氣罩一拋出,就把孤墳罩住了,氣罩愈縮愈小,這鬼物掙扎不得,便從墳中被我帶了出來,跪在我面前。
  「師尊饒命!師尊饒命!」鬼物說。
  我一聽叫我師尊,這真的嚇我一跳,我仔細瞧他,原來竟是「蓮花XX」。
  鬼物哆嗦。
 
  我說:「你皈依我,怎成了鬼物?」
  鬼物答:「我皈依你,卻不好好修行,後來,又皈依別人,另修邪法,死後葬於此地,此地是陰溼之地,卻又有一股氣脈經過,於是我成了守屍鬼,由於接了氣脈,故有力也。」
 
  「我明白了。」我問:「你如今成了守屍鬼,是因緣使然,但,又尾隨我做什麼?」
  鬼物答:「見師尊經行,光明遍照,心中羞愧,很想再隨師尊修行,但,很不好意思,我皈依他人後,也曾辱罵師尊,怎敢現身,惹你生氣。」
 
  我一聽,嘆了一口氣:
  「在人間就是這樣,皈依這,就罵那;皈依那,就罵這,此是人性也。人間是非多,很多弟子真不懂事,這也不能全怪你,弟子如流水,算了吧!你要隨我修行,我仍然收。」
  鬼物稱謝。
 
  鬼物又說:「我另有一事,只能求師尊相助!」
  「你還有什麼事?」這鬼物弟子得寸進尺。
 
 
 心疼女兒身染重疾,天下父母心,無怨無悔 
 
  鬼物說:「其實我隨師尊左右,不敢現身,一者是弟子慚愧,修成這般鬼樣子;二者是為了我的女兒,我的女兒,身染重疾,無藥可治,我一生疼愛此女,為此來求師尊救治。」
  我說:「幽明異路,你還掛念女兒做什麼?」
 
  鬼物說:「這世間有男女之情,但男女之情,變異者甚多,往往愛恨交集,形同陌路;世上亦有朋友之義,但,在現實社會中,朋友的情義早已蕩然無存;世上又有師生之情,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但,這畢竟已剩下一句口號,師生之情,叛師欺祖的多的是;唯有父母兒女之情,父母疼愛子女之情,骨肉相連之情,這是比較真實的,父母疼愛子女,真的情份多,假的情份少,雖然也有迫子為盜,迫女為娼,但,這是少數。」
 
  「然而,也有子女不孝順父母的!」
  鬼物說:「這是子女無知,其實天下父母,少有不愛自己子女的,莫不把自己最愛的,施予子女身上,這正是天下父母心啊!無怨無悔啊!」
 
  我說:「好吧!你帶我去。」
  鬼物在前引導,我隨後。
  我們到了一屋,鬼物穿墻而入,我亦穿墻而入,我們均成了「穿墻人」。
  (中陰身除了如來的金剛座、如來的聖地、女子的子宮,不能隨意穿入穿出之外,其他地方,如入無人之境,如入無物之境。)
 
 少女腦內生毒瘡,治紅腫符有奇驗 
 
  入屋中,見一女子,約十七、八歲,面目姣好,但病臥,已暈睡多日。
  我問:「何疾?」
  「腦內生毒瘡!」
  「醫生如何說?」
  「醫生分兩派,一派稱開腦,將毒瘡撥剔淨盡,一派稱毒瘡已潰腐,恐腦部已壞死,開不開腦,均是植物人,只有等死。」
 
  我一聽,果然棘手。
  我有「癌症符」一道,但,腦中毒瘡,不知可治否?
  我有「中毒符」一道,但,腦中毒瘡,不知對症否?
  我有「腦中風符」一道,但,專治中風,豈能治毒瘡?
  我有「癲癇符」一道,但,那是癲癇,如何治毒瘡?
  我無法下手。
 
  突然想起,我有一道「治紅腫符」,管它什麼地方紅腫,均會消退,毒瘡豈不是「紅腫」嗎?毒瘡一定先紅腫再潰腐的,如果尚不潰腐,一定有救!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四八三十二,便用尚字符,東南西北勒令收紅腫症,救治之。
  才三道符。
  毒瘡縮小,化去。
  那女子竟然清醒了過來,再經醫生診查,竟發覺腦中毒瘡盡去,竟然被小小一道「治紅腫符」給治好了。
  鬼物向我頂禮,感謝救其女兒之恩。
 
 指南宮山中土地神 
 
  這回,這「守屍鬼」誠心誠意的再皈依我,我給授了幽冥戒,教他好好修成佛道。
  鬼物弟子和一般鬼略有不同,因為他的葬地有氣脈,可算是地理鬼或地靈鬼,行動比一般鬼迅速,又有些通力。
  在「問事」之中,這鬼物弟子幫我不少忙。
 
  有一天。
  天上功曹神下降,給一紙派令。
  勒令他去當指南宮山中土地神。
  這是我蓮生活佛盧勝彥與指南宮山中土地神,多次會面的因緣了。